圣经所给出的判断洁净与否的两大原则:分蹄又倒嚼;不洁净的实例:“猪”以及“狗”与“犬”的分别

《如霜的珍珠》

:以下的短文是供“原文查经一次通”微信群的学员预习的,王弟兄将在祷告的话题结束后,在群里解释一下这些信息。

1/20

你们晓谕以色列人说,在地上一切走兽中可吃的乃是这些:凡蹄分两瓣,倒嚼的走兽,你们都可以吃。(利 11:2-3)

神给以色列人定下的可吃之物的两大原则:分蹄与倒嚼,乃是关联到一个人是否洁净,可否被神接纳的问题。正像现代人喜欢说的,吃什么就成了什么。所以,我们不要以为这只不过是谈论食物而已。

分蹄与否,是从外面区别动物的一个明显记号。从属灵的角度而言,所谓分蹄,就是指知道、认识独一真神的人。一般而言,进到任何一个地方,只要看那里摆放、供奉藉着人手造出来的偶像,你就知道这是一个没有分蹄的地方。

还有,“倒嚼”是指反刍的动物,把吃进去的食物再吐出来进一步地嚼化。它的字源来自“扫除”,说明倒嚼之目的是为了“扫除”某些东西。

从属灵的角度而言,这自然是指扫除来自老亚当旧生命中的渣滓和杂质。不管你是否“分蹄”,改变生命是神对每一个人的要求。

如果“分蹄”与“倒嚼”这两点你都做到了,那在神看来,就是一个洁净而可以被接纳的人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从传福音的角度而言,许多人所做的,都是“分蹄”的工作,即让外邦人能够认识神,接受耶稣为救主;但是,信徒对“倒嚼”,即改变旧生命的认识常不足。通常,信徒所作的生命改变的见证,大都属于改邪归正,去恶从善的范围,这些改变一般来说,都是人比较容易从外面看得到的。

至于,如何倒空老亚当生命中所谓“善”的部分,彻底除己以求进入到主自隐的同在之中,就不是那么容易摸到的了。而这一点,恰好是“倒嚼”要求圣徒必需达到的生命标准。

1/21

但那倒嚼或分蹄之中不可喫的乃是骆驼,因為倒嚼不分蹄,就与你们不洁净。(利11:4)

“骆驼”的字源是从“对待、劳力”而来。

素有“沙漠之舟”之美名的骆驼,在沙漠里负人载物,不管人怎么对待它,始终忍苦受累,任劳任怨。骆驼的这种无私的奉献精神,常为人们所赞赏。所以,就它的“倒嚼”功夫而言,可以说是修到了家。

然而,它因为不分蹄——目中无神,因此被划进了“不洁净”的行列之内。这既是令人感到遗憾的事,又是令人深思的问题。

当耶稣在世上传道的时候,被人看不起的税吏、妓女是最容易接受祂的救恩之人;而自以为义的法利赛人却对祂抵挡得最厉害。

这让我们看到,社会上多少的“骆驼”,就是因为一直看到自己的善,欣赏自己的好,所以身上“美名”背得越多的人,越难在耶稣的脚前跪下来。“分蹄”对所有这些“好人”来说,就成了一道很大的拦阻。从而,最终免不了要背上“不洁净”的罪名,掉到火湖之中。

这不仅是一个极大的遗憾,对许多人来说,也是一个极大的困惑。然而,若心中的傲火不灭,接受悔改的土将越烤越乾,这恰是“好人”信主的难处。

1/22

耶穌对门徒说:“我实在告诉你们:财主进天国是难的。我又告诉你们:骆驼穿过针的眼,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呢!”(太19:23-24)

主耶稣说这句话的背景,是一个有钱人问主说,该作甚麼善事,纔能得永生。主告诉他必须守神的诫命,那人回答说,“这一切我都遵守了,还缺少甚麼呢”?

主耶稣又叫他必须变买一切来跟随祂。结果,那人“忧忧愁愁的走了,因為他的產业很多”。

由以上的叙述,我们可以肯定那人是个“分蹄”的人,因为神的诫命他样样都遵守了,不认识神的人怎能做到这一点?但是,他却在“倒嚼”这一点上过不了关。主耶稣所说的“针的眼”,原文字典指出是个“小孔”,而这个“小孔”的字源与“损耗、磨损”连在一起。

实际上,倒嚼不分蹄的骆驼一生所经历的,正是这个“小孔”所涵盖的内容。它正以为不管吃什么样的苦,自己都一路走过来了,所以要叫之在神脚前服下来,反而不容易。

明白了这一点,对於正在“小孔”中倒嚼的人来说,是极大的鼓舞,因为若能进了这个“窄门”,前面就是永生之地。那怕现在是“倒嚼”不“分蹄”的人,大好的机会就摆在“骆驼”们的前面。只要在心中认真向神悔改,下决心赶快做“分蹄”的手术——真心认耶稣是主,神的国就离你不远了。

对於“分蹄”不“倒嚼”的人来说,这乃是一个严厉的警告:倘若害怕背负自己的十字架跟主走,当到达世界末日的终点站时,才忧忧愁愁地发现自己落在“不洁净”的行列,进不了圣城的珍珠门,则一切都为时太晚了。

1/23

猪,因为蹄分两瓣,却不倒嚼,就与你们不洁净。(利11:7)

不要把圣物给狗,也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,恐怕它践踏了珍珠、转过来咬你们。(太7:6)

以上第二处经文中的“恐怕它践踏了珍珠”一语,原文中还有“它的脚”几个字,所以应该翻译为“恐怕它践踏了嵌在它脚里的珍珠”更切意。为什么要特别强调“它的脚”?因为猪的脚是分蹄的,这是一个归于神的记号。

但是,它现在践踏了这个记号中的“珍珠”(它的字源来自“洁净”),成了不倒嚼的不洁净之物,主所憎恶的人。

彼得也说过类似的话:“俗语说得真不错:狗所吐的,它转过来又吃;猪洗净了,又回到泥里去滚;这话在他们身上正合式。”(彼后2:22)

从他的话中,我们进一步看到不倒嚼的猪的特点就是:“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”。这同“狗所吐的他转过来又吃”是同样的性质。而犬类在《启示录》中,明明白白被列在“城外”的名单之中。想必,猪也逃不出这悲惨的结局。

这些不都是在警戒我们,已经“分蹄”了的信徒,若忽略了“倒嚼”的重要性,后果不堪设想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上摘自神道出版社在2014年再版的《天天拾吗哪(I)如霜的珍珠》,此书係迄今为止一套十本末日信息丛书中的第四本。

二十一、狗犬之分
6/19

娼妓所得的钱,或娈童〔原文作狗〕所得的价,你不可带入耶和华你神的殿还愿;因为这两样都是耶和华你神所憎恶的。(申 23:18)

在旧约圣经中,狗、犬混杂在一起,一共出现了三十多次。我们实在难以分别,何者为狗,何者为犬。

只知道,神把男妓叫作狗。由以上的经文可以看见,神对带着犬性之人的憎恶程度何其大。

但是,在新约圣经中,狗与犬的分别却黑白分明。狗与犬虽然同为一类,但在圣经原文中,却为它们挂上了不同的牌号。原文字典指出,两者之间的差别是:“狗”相对来说,要比“犬”小。

而且,在新约圣经中,“狗”只用在一个人的身上;而其它的不管是翻译成“狗”还是“犬”,实际上都是“犬”。有了这一个概念,你对狗犬之分就不难了。

6/20

那妇人来拜他,说:“主啊,帮助我!”他回答说:“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。” 妇人说:“主啊,不错;但是狗也吃他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儿。”耶稣说:“妇人,你的信心是大的!照你所要的,给你成全了吧!”从那时候,她女儿就好了。(太15:25-28)

在这段经文中所出现的“狗”,是名副其实的“狗”。新约圣经也只把“狗”的牌子,挂在这位大有信心的迦南妇人身上。

狗之所以比犬好,完全来自它的“小”。而“小”的可取之处,则在于其容易领教、受管之性。这是要进天国之人,所必备的起码条件。这一原则,不仅实行于人的身上,甚至还适用在狗的身上。

“狗”只与不耻自认为狗的迦南妇女连在一起;而且仅出现在《马太福音》和《马可福音》之中,这告诉我们,对于圣徒与门徒来说,那作狗的迦南妇女就是信心的榜样。想不到,要作“狗”还不是简单的事呢。

6/22

不要把圣物给狗,也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,恐怕他践踏了珍珠,转过来咬你们。(太7:6)

又有一个讨饭的,名叫拉撒路,浑身生疮,被人放在财主门口,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;并且狗来舔他的疮。(路16:20-21)

俗语说得真不错:“狗所吐的,他转过来又吃;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。”这话在他们身上正合式。(彼后2:22)

以上这些经节中的“狗”,在原文中实际上都是“犬”。你可以看到,没有一例不说到他们的本性是惹人厌恶的。

保罗说,“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,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。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,看作粪土,为要得着基督。”(腓3:8)这里所说的“粪土”,原文字典指出是“丢给犬吃的东西”。

犬的这种吃“回头粪”的劣性,和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,如出一辙。实际上,所谓的“犬”和“猪”,都是指着挂名的信徒而来的。

在《启示录》中,使徒约翰列了一张“城外人”的名单。排在首位的是“犬类”。

不管人原来是怎么想的,圣经如此明确的警告,值得信徒反省深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上摘自神道出版社在2014年再版的《天天拾吗哪(II)捣出来的新油》,此书系迄今为止一套十本末日信息丛书中的第五本。

請回應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