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數記中的巴蘭带給我們什麼樣的警訊?

按:啓示錄第二章的寫給別迦摩教會的書信中,特別提到“巴蘭的教訓”:

“你要写信给别迦摩教会的使者,说,那有两刃利剑的说,我知道你的居所,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。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中间,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杀之时,你还坚守我的名,没有弃绝我的道。然而有几件事我要责备你,因为在你那里,有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。这巴兰曾教导巴勒将绊脚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,叫他们吃祭偶像之物,行奸淫的事。”(啓示錄2:12-14)

我们在此將神道出版社出版的一套十本“末日信息叢書”第六本《嗎哪(III):夜間的甘露》中有關的信息摘出來,以響還沒有看過此書的人。

4/04

照金燈檯與聖經的對應關係,《民數記》這卷書在摩西五經中,是與“人、人、僕、王、子”中的“王”連在一起的,這大大出乎人的意料之外。一般來說,人們並不是很重視它,特別是一碰到裏面那些枯燥乏味的人、地名和數字,就想避而不看。

實際上,該書所說的數點兵丁,就是看看誰的名可以記在神的生命冊上。裏面記載以色列人在曠野走過的42站,就是基督徒走天路的指南。由此,你也可以明白要與基督一起作“王”的聖徒,一定要先在曠課中經歷老我生命的死。

此外,書中談到了摩西五經中,其它書卷從未提及的拿細耳人,它實際上牽連到如何與神立約的問題;還有先知巴蘭的事,都是我們必須站在“王”的角度,才能透視到裏面的奧秘。

現在,你知道了《民數記》的份量,以後再看它的時候,相信就會有與以前不同的看法了。

6/23

記載在《民數記》之中的先知巴蘭,是另外一個很好的反面教員的例子。

首先,我們要知道“巴蘭”一名的意思是“貪食者、朝聖者”,也就是說,巴蘭就是末後假先知的寫照。這些人表面看起來像一副虔誠模樣的“朝聖者”,實際上卻是一隻貪得無厭的狼。

“巴蘭”的字源與“衰敗、子民、聯合”連在一起,暗示它原來是與神聯合在一起的子民,後來卻靈命“衰敗”而淪落為假先知。

由此,你才能夠理解,為什麼口是心非的巴蘭,是一個“兩面派”,心裏嚮往的是榮華富貴,口裏卻不得不說神要他說的話。

人總是喜歡從外表穿的衣服,來判定一個人的身份。所以,當巴蘭沒有公開披上“基督徒”的外套,信徒就以為這個人必是“外邦人”;而一旦骨子裏是外邦人的假先知,打着“基督”的招牌,信徒馬上覺得可以與之稱兄道弟。

這正是巴蘭帶給人的迷惑,也是我們必須識破巴蘭真面目的必要性。

6/24

聖經讓我們看到,當摩亞人第一次帶着重金來請巴蘭“出山”時,巴蘭雖然心裏很想去,但神明確地告訴他不准去,結果,也就去不了。

第二次摩亞人帶了更多的東西來,並應許他要什麼就有什麼,這叫巴蘭不能不心動。他明知神不會讓他去,卻又不死心,所以請來的人“今夜在這裏住宿,等我得知耶和華還要對我說甚麼”。

接着,令人難解的事發生了:當夜神臨到巴蘭那裏說:“這些人若來召你,你就起來同他們去,你只要遵行我對你所說的話。”(民22:20)

然而,當巴蘭早晨起來,備上驢和摩押人一同上路時,卻受到了神的使者的攔截,以至後來驢子要開口說話,天使也向他“亮相”,警告說差點就要把他給殺了。

也許,不少人都不禁要問,怎麼神既在夜裏答應巴蘭去,而第二天又要擋他?

實際上,神在夜裏沒有答應巴蘭走,只是他一心想走,所以自己“弄假成真”。因為,那些摩亞人當夜是住在巴蘭家裏,神的意思是說,“若”第二天他們來叫你,你就可以同他們一起去;然而一心想走的巴蘭,就把明天還沒有答案的“若叫”,當成昨天已經發生了的“召”。相信,第二天一早巴蘭就迫不及待,主動地去反“召”那些人了。

不僅如此,當巴蘭被攔截後,還對天使說了這樣的話:“我有罪了,我不知道你站在路上阻擋我。你若不喜歡我去,我就轉回。”(民22:34)他明知自己有罪,也知道神不喜歡他去,卻仍用那個與神討價還價的“若”字,並不轉回。

假先知的特點,就是喜歡在“若”上做文章,說些無中生有的事;也將要被這個“若”所吞滅,因為玩假的結局,只有死路一條。

6/25

在這種情況下,最後,我們看到:耶和華的使者對巴蘭說:“你同這些人去罷,你只要說我對你說的話。”於是巴蘭同着巴勒的使臣去了。(民22:35)

這節經文中的“只要”,他的字源出自“用盡、歸無有”。也就是說,不管巴蘭再說什麼,他的先知價值已經“用盡”,“歸無有”的結局已經擺在他的前頭。

不要以為最後神讓他走是對他肯定的批准,那是因為他喜歡虛謊,神就給他一個生發錯誤的心,直到滅亡。

最後,巴蘭隨同米甸的五王被殺,結束了他可悲的一生:在所殺的人中、殺了米甸的五王、就是以未、利金、蘇珥、戶珥、利巴、又用刀殺了比珥的兒子巴蘭。(民31:8)

有意思的是,這五王——“以未、利金、蘇珥、戶珥、利巴”的意思,分別是“想、色彩、圍繞、洞、成為四”,它為巴蘭的一生作了簡單形象的總結:他一直想過一種五彩繽紛的生活,圍繞着無底洞轉的結局,就是成為4——又落到墮落天使等着受審判,下火湖的死亡位置上。

貪婪先知巴蘭帶給人的教訓,引人深思。

6/26

當巴蘭跟隨摩亞王巴勒,走上咒詛以色列人之路時,他們去的第一個地方叫“基列胡瑣”,意思是“街道之城”,其字源與“以牆相隔”連在一起。也就是說,這是一個被分別的地方。所以,他們的陰謀不能得逞。

他們去的第二個地方叫“毘斯迦山”,意思是“裂縫”,不言而喻也是帶有分別的意思,所以,他們的陰謀也不能得逞。

他們去的第三個地方叫“毘珥山”,意思是“缺口”,其字源出自“大大地張開”,意味着這不是一般的缺口。這一次,雖然聖經沒有直接說到他們的陰謀得逞,但緊接着就說到以色列人與摩押女子行起淫亂的事。

並指出這事“因巴蘭的計謀,叫以色列人在毘珥的事上得罪耶和華,以致耶和華的會眾遭遇瘟疫。”

由此可見,一個“大大張開”的缺口,是神的子民被分別為聖最大的威脅;把淫亂、混雜塞進神的軍隊裏,是仇敵最喜歡找的突破點。

巴蘭的可惡之處,在於不僅自己是一隻貪得無厭的狼,而且,還深知利用群羊的弱點,迷惑他們與世界同流合污,結果比什麼打擊手段都有效。

6/27

在摩西臨終前的“遺囑”裏,他對以色列12支派的祝福,西緬支派不被包括在其中。西緬支派之所以被除名,是因在毘珥的事上,該支派的首領心利與米甸女人“歌斯比”(意思為“撒謊”)犯淫亂之罪。

“心利”一名的意思是“修剪”。那知道這一“修剪”,就把整個西緬支派的祝福都給剪了下來。

《民數記》記載,第一次數點兵丁時,西緬支派的人數是59300人;但到了第二次數點兵丁,人數只剩22200人。這兩者之間的差恰好是37100,一個明顯與代表主耶穌的數根——371連在一起的數字,意味着這失落的一大批都是從羔羊的生命冊中被除名的。

在雅各的12個兒子中,西緬排第2,數字2帶有“分別”的含義;“西緬”一名的意思是“聽從”。

這告訴我們,被神分別為聖是一件十分嚴肅的事,若不認真聽從神的話,從371中被除名的後果不堪設想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