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聯信息:耶穌家譜的42代與以色列人出埃及的42站

按:新約的《馬太福音》一開始,就記載了耶穌的家譜。在這個家譜中,出現了三個“十四代”,每一個“十四代”就是14個人的名。這三個十四代,從整體來說,代表了約兩千年來的地上教會歷史的三大階段:興盛的早期階段;好壞兼有,大體上有名無實居多的中期階段;及基本上淪落在“巴比倫”之中,但仍有聖徒不斷被主呼召走出來的後期階段。3個14代加起來,就一共出現了42個人的名字。

在舊約的《民數記》的第三十三章中,記載以色列人出埃及後,經過西乃山和短暫的曠野之路就到了迦南地的邊上。後來因爲沒有信心進迦南,在曠野中又飄流了38年,前後停留了42個站,最後才進了迦南。

有人發現,如果把耶穌家譜中的42代人,與民數記中的42站,一對一地連在一起的話,可以看到它們之間有着自然而密切的聯系。如果把它們放在聖經的整體框架中,可以看到這兩個“42”——42代人和42站,不但爲我們闡明了約兩千年來地上教會所走過的道路,而且,它還為我們深刻地揭開了一個基督徒如何走天路的秘訣。

在聖經的數字中,14和42都是代表充滿試煉、考驗、磨練的數字。基督徒走天路的過程,一直離不開14和42。它表明十字架的道路是神所命定的道路,而只有從這一個角度出發,我們才能真正明白聖靈帶人走過的每一站的美意。

“末日信息叢書”第四本書《天天拾嗎哪(I):如霜的珍珠》,其中一部分就是將這42代人與42站一對一對地放在一起,看看聖靈要帶給我們什麼樣的啓示。我們在此將頭5代和頭5站的對應信息摘出來,以饗還沒有看過此書的人。

2/03

(1)亞伯拉罕——多人之父/疏割——牲畜之棚(說明:“亞伯拉罕”後面的“多人之父”是人名原文的涵義;“疏割”後面的“牲畜之棚”是地名原文的涵義,以下同。)

他拉帶着他兒子亞伯蘭和他孫子哈蘭的兒子羅得,並他兒婦亞伯蘭的妻子撒萊,出了迦勒底的吾珥,要往迦南地去。他們走到哈蘭就住在那裏。(創11:31)

以色列人從蘭塞起行,安營在疏割。(民33:5)

從聖經的記載中,我們清楚地看到,亞伯拉罕蒙召離開外邦人的地方叫迦勒底的吾珥,這地名的意思是“火焰、發光”;而以色列人從埃及離開的地方叫蘭塞,那是埃及的最好之地,其名的意思是“太陽神”。它與當初亞伯拉罕離開的吾珥之地,有着不謀而合的相通。

任何一位蒙恩得救走天路的信徒,第一步的起點都必定是要離開吾珥和蘭塞,不管在人看來,那是何等發“光”的一片天,或是世界上最好的一塊地。神都要你乾乾脆脆地離開。

離開蘭塞之後,要往哪裏去呢?聖經指出:“往疏割去。”

疏割是雅各從哈蘭回到迦南之後,在“那裏為自己蓋造房屋,又為牲畜搭棚”的地方。

我們都知道,主耶穌是在迦南地的馬槽邊降生的。因此,疏割這一個“牲畜之棚”,不但是屬神的人的一種遮蓋,而且是基督徒與主謙卑的靈同在之處。

難怪,任何一位像亞伯拉罕一樣,蒙神呼召、揀選走天路的人,一起步就必須在“牲畜之棚”裏面好好地奠定根基,紮下基本功。

2/04

(2)以撒——喜笑/以倘——海邊、與他們同在

他兒子以撒生的時候,亞伯拉罕年一百歲。撒拉說:“神使我喜笑,凡聽見的必與我一同喜笑。”(創21:5-6)

他們從疏割起行,在曠野邊的以倘安營。(出13:20)

在聖經中,以撒是三一神中的聖子的預表。他的出生,是超自然的,就像主耶穌從聖靈受孕,從處女馬利亞而出一樣。

以撒的一生,就像活在浩浩蕩蕩的“海邊”,充滿着“喜笑”,因為他與神常常同在。

當以色列人“在曠野邊的以倘安營。日間耶和華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,夜間在火柱中光照他們,使他們日夜都可以行走。日間雲柱,夜間火柱,總不離開百姓的面前”。足見這種神“與他們同在”的程度達到了何等令人驚歎的地步。

當信徒蒙恩得以與主同在、同行奔走天路時,開始心中的喜樂是無窮無盡的,一切都顯得是那樣的新鮮。

2/05

(3)雅各——抓住/密奪——守望塔、極大的

那人說:“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,要叫以色列,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,都得了勝。”(創32:28)

耶和華曉諭摩西說:“你吩咐以色列人轉回,安營在比哈希錄前、密奪和海的中間,對着巴力洗分靠近海邊安營。”(出14:1-2)

雅各的一生,正如他的名字——“抓住”,喜歡用“抓”的方法,來得到自己在世界上想要的東西。

這固然是雅各一生中,頻頻受到聖靈對付的生命弱點。但是,他這種“抓住”不放的態度,也是它在雅博渡口,整夜與神摔交之後,得以從雅各改名為以色列——“神的王子”的關鍵。

多少的時候,我們偏於擴大了雅各好抓的缺點,而忽略了他對神的追求。人若缺乏對神緊抓不舍的態度,最後將一事無成。這正是雅各的“抓住”為我們帶來的最大啟示。

神讓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離開以倘之後,逆向轉到比哈希錄,對着巴力洗分,就在密奪安營,就是為了讓以色列人也像雅各一樣,能經歷對神的“抓住”,從而親眼目睹聖靈的能力。

密奪就像一個高高的“守望塔”,聳立在比哈希錄——“山峽之口”,以及巴力洗分——“惡鬼之主”的跟前,見證神在此行了“極大的”神蹟。

若你思想一下雅各在雅博渡口,面臨前有以掃,後無退路的困境;與摩西在紅海邊前無進路,後有追兵所面臨的絕境,就會發現在紅海邊運行的,與雅各在雅博渡口所遇見的,本是同一位神的靈。

不管在奔走天路的過程中,我們會碰到什麼樣前有“紅海”,後有追兵的絕境,像雅各那樣“抓住”神是唯一不會錯的選擇。

2/06

(4)猶大——讚美/瑪拉——苦、他背叛了

猶大承認說:“她比我更有義,因為我沒有將他給我的兒子示拉。”從此猶大不再與她同寢了。(創38:26)

到了瑪拉,不能喝那裏的水,因為水苦,所以那地名叫瑪拉。(出15:23)

從創世記第38章有關對猶大的記載,就人的眼光來看,實在看不出名字意思為“讚美”的猶大,有什麼值得讚美的。

猶大的兒媳婦他瑪先後嫁給了猶大的兩個兒子,結果兩個兒子都死掉了。因為怕小兒子最後也死掉,猶大不敢讓之再娶他瑪。結果,就演出了一場他瑪扮裝成妓女,為猶大“接種”的鬧劇。

無論從什麼角度去看,這對猶大一家來說,都不是什麼光彩而值得喧揚的事。然而,聖經卻把“讚美”的頭銜給了猶大。因為,在最後的時刻,猶大承認說,“她比我更有義,從此猶大不再與他同寢了”。

可見,神所悅納的讚美,乃是罪人認識自己的心態,知錯悔改的行動。

同樣地,以色列人來到了瑪拉,因為水“苦”而大發怨言——“他背叛了”,原先大唱的哈利路亞的讚歌馬上變了調。這情況和猶大死了兩個兒子的心態,沒什麼兩樣。

當摩西照神的指示,把象徵十字架的樹丟進水裏,水就變甜了。可見,真正的讚美,是離不開對十字架的深刻認識的。

瑪拉的水可苦,可甜,就看走天路的人,能否認識讚美的真正含義。

2/07

(5)法勒斯(謝拉)——破口(如日東升)/以琳——棕樹

猶大從他瑪氏生法勒斯和謝拉。(太1:3)

他們到了以琳,在那裏有十二股水泉,七十棵棕樹,他們就在那裏的水邊安營。(出15:27)

在《馬太福音》的耶稣家譜中,法勒斯和謝拉是唯一的例外,即兩個人的名字同時出現在家譜中。

聖經記載,“到生產的時候,一個孩子伸出一隻手來,收生婆拿紅線拴在他手上,說:‘這是頭生的。’隨後這孩子把手收回去,他哥哥生出來了。收生婆說:‘你為甚麼搶着來呢?’因此給他起名叫法勒斯。後來,他兄弟那手上有紅線的也生出來,就給他起名叫謝拉。”(創38:28-30)

“謝拉”的字源出自“照射”,有“如日東升”的含意;而“法勒斯”的意思是“破口”,意味着他的不完全。因爲,就連出生,他也是“搶着來”的,就像世人見到什麽好東西都喜歡“搶着來”一樣。

從這一點上來說,手系紅線出生的謝拉才是神心目中的屬靈長子。雖然,從表面看來,沒有提到謝拉的後繼之人,但保羅不是說過“你要高聲歡呼,因為沒有丈夫的,比有丈夫的兒女更多”(加4:27)嗎?

碰巧的是,法勒斯和謝拉的母親“他瑪”一名的意思是“棕樹”;而“以琳”的意思也是“棕樹”,兩棵象征得勝的“棕樹”在這裏連在一起。它讓人不能不高聲贊美,主的救恩是何等的奇妙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