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中上來的“十角七頭”獸:獅子、熊、豹 => 豹、熊、獅子

6月4日信息

“我又看見一個獸從海中上來,有十角七頭;在十角上戴着十個冠冕,七頭上有褻瀆的名號。”(啟13:1)

從海中上來的獸,是但以理講到的第四個獸。它那七頭上的十個角,與巴比倫王所見的“大像”的十個腳趾互相對應,包括了今天地球村中所有的國家和地區。

在未來的日子,以中國、俄羅斯為代表的反基督教的國家,勢必會進一步結成政治、經濟及軍事上的聯盟,對抗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基督教國家的勢力。從而,兩大勢力之間不可避免的較量,就自然而然地把人類一步步地帶到哈米吉多頓大戰的前線。

可以堅信,歷史是照着神早以計劃好的路線走下去的。但是,我們卻不必耿耿於懷未來的歷史事件,如何與聖經的預言掛上鈎;重要的是,我們的靈命,應該如何超越地上的歷史,復活進入天國的視野。

6月5日信息

“我所看見的獸,形狀像豹,腳像熊的腳,口像獅子的口。那龍將自己的能力,座位,和大權柄,都給了它。”(啟13:2)

這一節經文,可以跟《但以理書》第七章一起看。

但以理在異像中看見四個大獸從海中上來,頭一個像獅子,第二個獸如熊,第三個獸如豹,第四獸頭有十角,甚是可怕。

前面已經解釋過,其中頭一個獸像獅子代表美國,第二個獸如熊代表俄羅斯,第三個獸如豹代表中國。

當來到《啟示錄》的時候,我們看到這三只獸同時都與從海中上來的獸連在一起了:“形狀像豹,腳像熊的腳,口像獅子的口。”

只不過,獅與豹的位置跟《但以理書》中次序前後調換了一下,變成了豹在前,獅在後。

這是因為,《啟示錄》想強調的是,當“豹”——中國在世人面前崛起,並把美國這只“獅子”拋在後面的時候,就是《但以理書》中所說的,第四個獸亮相的時候了。

如果我們再深入地探討一下的話,可以發現一個既有趣,又令人深思的問題。豹和獅子同為貓科的動物,可是它們的地位並不一樣。作為百獸之王的獅子,它的地位是其它任何動物無法取代的。從動物的食物鏈來說,豹處於次等捕獵者的位置,意味着它還是獅子的獵物。

這不禁讓我們想起了當今中國和美國的微妙關係。隨着中國在經濟上的崛起,似乎讓人看到“豹”已經排在“獅”的前面;但是,獅子究畢是作王的,它的實力並非在食物鏈上居其下的豹所能比。所以,我們看到開口說大話的獅子雖然排在後面,但身段矯健機靈,膽大凶悍的豹再努力,也無法取代它的地位。

而殘忍冷酷的“北極熊”則從來就沒有,也不會改變過它的本性。這種互相對峙,三獸並存的格局,直到神審判巴比倫大淫婦的“一時之間”到來之前,恐怕都不會有什麼重大的變化。

我們不能不驚嘆,聖經用這樣三個簡單的“動物”,就把人類現代歷史的真相及未來的走向,揭露得如此透徹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