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約的大麻瘋病帶給我們的啓示

1/27

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災病。若災病處的毛已經變白,災病的現象深於肉上的皮,這便是大痲瘋的災病。祭司要察看他,定他為不潔淨。(利13:3)

祭司若看頭疥已經止住,其間也長了黑毛,頭疥已然痊愈,那人是潔淨了,就要定他為潔淨。(利13:37)

一般說來,聖經上提到的“白”,都是與清潔、純淨,蒙神喜愛的正面含意連在一起的。

但是,在上面的經文裏,我們卻看到“若災病處的毛,已經變白”,反而成了診斷大麻風的確證。

其實,這也不難理解。想想今天的人是何等地討厭和忌諱白頭發,想方設法想讓白發變黑發,就可明白,“白毛” 是代表一種不正常的生命。

對于屬神的人而言,它的問題就在于自以爲“白”得可愛,而且這種想法一旦根深蒂固地伸展到皮下之肉中,就成了難解難分的頑症。

相反,代表隱藏的“黑毛”恰恰與閃閃發光的 “白毛” 背道而馳,成了“頭疥已然痊愈,那人是潔淨了”的標記。對于驕傲已經透皮入肉的大麻瘋病人來說,要叫“黑毛”長出來,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

所以,叫“白毛”消失,讓“黑毛”長出來,這是防治大麻瘋,始終都不會變的的准則。

1/28

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災病。若災病處的毛已經變白,災病的現象深於肉上的皮,這便是大痲瘋的災病。祭司要察看他,定他為不潔淨。(利13:3)

以上的經文,讓我們看到另外的一種毛——細黃毛,可以作爲診斷大麻瘋的標記。這種大麻瘋所長的位置是在頭上或鬍鬚上。

原文字典指出,“鬍鬚”的字根是 “老邁”。換言之,這種大麻風喜歡長在當 “頭” 的,或倚老賣老的人身上。

那長在頭上或鬍鬚上的“細黃毛”,其中的“黃”字,其字源出自 “閃燦”。也就是說,這一根看起來似乎不起眼的細黃毛,實際上是一根閃閃發光的 “金” 毛。而這一根閃閃發光的 “細黃毛”,正是暗指那些在神的事工中,當 “頭” 或有 “老” 資格的人說的。

在神看來,如此深于皮的“細黃毛”比“白毛”更可惡、可歎和可憐。

1/29

祭司若察看頭疥的災病,現象不深於皮,其間也沒有黑毛,就要將長頭疥災病的關鎖七天。第七天祭司要察看災病,若頭疥沒有發散,其間也沒有黃毛,頭疥的現象不深於皮,那人就要剃去鬚髮,但他不可剃頭疥之處,祭司要將那長頭疥的,再關鎖七天。(利13:31-33)

這裏,聖經又進一步闡明了監察大麻瘋的原則。

當“頭疥的災病,現象不深於皮,其間也沒有黑毛”的時候,病人要關起來察看七天。因爲,這意味着病情雖“不深於皮”,但也看不見代表學習隱藏自己的“黑毛”長出來。

七天後,“若頭疥沒有發散,其間也沒有黃毛”,又要再察看多七天。可見,這閃閃發光的“黃毛”,是隱藏得何等深的一種禍根,不是說外面一時見不到它,就可以肯定地說沒問題。

同時,還規定病人“要剃去鬚髮,但他不可剃頭疥之處”。這意味着,倚老賣老的病根不容易鏟除,留着“頭疥之處”單獨作觀察之用,就是不要讓之濫竽充數地蒙混過關。

如此一而再,再而三地監察,就是爲了提醒我們,千萬不要以爲大麻瘋是個好對付的災疫,所有口頭、表面、暫時的悔改,是除不了病根的。

1/30

第七天祭司要察看頭疥,頭疥若沒有在皮上發散,現象也不深於皮,就要定他為潔淨,他要洗衣服,便成為潔淨。但他得潔淨以後,頭疥若在皮上發散開了,祭司就要察看他。頭疥若在皮上發散,就不必找那黃毛,他是不潔淨了。(利13:34-36)

“頭疥”的字源出自 “折斷、撕掉”。就人與生具來的墮落本性而言,大麻瘋這災疫是無法根治的。它被 “折斷、撕掉” 了還可以再生再長。

因此,時刻注意它是否“在皮上發散”是斷定此病是否得到控制,人是否潔淨的唯一標准。以至于,病人潔淨之後,“若在皮上發散,就不必找那黃毛”,馬上可以斷定他是不潔淨的。

它的言下之意是說,若一個大麻瘋患者,被潔淨以後再舊病復發的話,你就不必再去察看其頭上是否有那根閃閃發光的 “黃毛” 了。因爲,在外表上,這樣的大麻瘋患者可能已經被解除了高高在上的職務,再也見不到它原來那 “閃閃發光” 的樣子。

但是,其骨子裏隱藏着的驕傲病菌卻始終沒有被清除幹淨,一有機會就會卷土重來,想方設法地表現自己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本章摘自臺全同撰寫、神道出版社出版的《如霜的珍珠》 — 請點擊文字鏈接瞭解聖經中有關如何“天天尋求神的旨意”的教導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