挪亞的日子怎樣,人子降臨也要怎樣

《末日鑽“實”記(下冊):福音書等末日信息探解》

按:连续两年、每年两个的“四血月”中的第三个,昨天(2015年4月4号)在3月20号的一个日全食之后(即其后的第15天)悄然亮相。最后一个血月要在今年的9月28日与我们再相遇,而且还是在一个日食发生(9月13号)之后的第15天,即9月28日按期亮相。我们在此选出“末日信息丛书”的第三本书《末日钻“实”记(下):福音书等末日信息探解》中4月3号到17号的信息,盼望对大家明白圣经中的预言并如何预备自己有帮助。

4/03

耶和華說:“人既屬乎血氣,我的靈就不永遠住在他裏面,然而他的日子還可到一百二十年。”(創6:3)

主耶穌說過,“挪亞的日子怎樣,人子降臨也要怎樣。”(太24:37)可見,若你想瞭解主來日子的情形,就得弄明白挪亞的日子到底是怎麼一回事。

當聖經開始講到挪亞日子的時候,首先指出神讓人可以活到120年。有的人以為這是指挪亞開始造方舟的日子,並連續造了120年才完工。

其實,聖經的原意並非如此。我們知道,數字120 = 12 x 10,12代表完全;10代表豐滿,所以120所表達的意思,是神對人的寬容到了底。這也就是彼得所說的:“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,有人以為他是耽延,其實不是耽延,乃是寬容你們,不願有一人沉淪、乃願人人都悔改。”(彼後3:9)

從這一點上而論,可以說當主耶穌從死裏復活,揭開了千禧年的序幕之後,約兩千年來人類就一直活在這120年之中,直到“大洪水”到來之日。

同時,我們還要知道,摩西是聖經中所記載的,唯一剛好活到120歲的人。而且死的時候,“眼目沒有昏花,精神沒有衰敗。”(申34:7)

一個神的靈真正住在裏面的人,不管怎麼活,其屬靈狀況都應該處在“眼目沒有昏花,精神沒有衰敗”的境界中。

無論怎麼理解,這120年都讓你看到神對人的憐憫;也看到一個“神人”所應該活出的生命和生活是什麼樣的。

4/04

耶和华说:“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,并昆虫,以及空中的飞鸟,都从地上除灭。”(创6:7)

当大洪水到来的时候,人、走兽、昆虫、以及空中的飞鸟,无一能够逃脱从地上被除灭的命运。唯一能够从大洪水中逃亡的,就是挪亚方舟中的人和动物,以及水中的鱼类。

希腊文的“鱼”字,是由“耶穌、基督、神的、儿子、救主”等五个字的头一个字母所组成的。在信徒惨遭迫害的早期教会期间,鱼是信徒之间互相联络的信号。直到今天,仍有不少信徒喜欢用鱼来表明自己的基督徒身份。

可见,挪亚方舟中的人和动物,实际上也就是水中的“鱼”的代表。他们都是与“耶穌、基督、神的、儿子、救主”掛上鉤的人。因此,在大洪水——主的日子到来之日,能够得以保存生命。换言之,你想复活之后不至於被丢进火湖,唯一可走之路,就是认耶穌為救主。

4/05

神就对挪亚说:“凡有血气的人,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,因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,我要把他们和地一併毁灭。你要用歌斐木造一隻方舟,分一间一间的造,里外抹上松香。”(创6:13-14)

神是在地上的人已经走到了尽头的时候,才吩咐挪亚开始造方舟的。“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”中的“强暴”,其对等译字是“错误”。也就是说,当地上的人时时、处处都与错误掛钩时,离开这个地球被审判的日子就不远了。

用以造方舟的“歌斐木”在圣经中只出现过一次,其对等译字是“硫磺”。

硫磺是火湖里的“产物”,它所代表的乃是假神一类的伪造品。这意味着,挪亚是在一个充斥着假神的环境里造方舟的。

所以,神才吩咐他“里外抹上松香”。“松香”的字根是“遮盖、赎罪”。若没有主的宝血的遮盖,把“歌斐木”从里到外都给“封死”,那怕是身处方舟里面,都难以赎罪,因为“硫磺”的味道实在是太厉害了。

至此,你应该明白,现在正是假基督、假先知到处氾滥的灾期,我们处在相当於挪亚当年照神的吩咐,已经把方舟造出来,就等着“上船”关门的时刻了。

4/06

当洪水以前的日子,人照常吃喝嫁娶,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。(太24:38)

第二幔子后又有一层帐幕,叫作至圣所,有金香炉〔炉或作坛〕,有包金的约柜,柜里有盛吗哪的金罐和亚伦发过芽的杖并两块约版。(来9:3-4)

在旧约中讲到,摩西一出生就被藏起来,“后来不能再藏,就取了一个蒲草箱,抹上石漆和石油,将孩子放在里头,把箱子搁在河边的芦荻中。”(出2:3)

这里所提到的“箱”,与“方舟”是同一个字。它们的含义是相通的,都预表被神保守在祂里面。因为,它的对等译字是“里面”。

在新约中,“方舟”与“约柜”的“柜”乃是同一个字。这一方面告诉我们,它象徵与主同在,蒙神保守的含意是始终如一的;另一方面则暗示我们,若想进一步瞭解方舟的奥秘,还必须把之与摩西的会幕连在一起。

4/07

方舟的造法乃是這樣:要長三百肘,寬五十肘,高三十肘。方舟上邊要留透光處,高一肘。方舟的門要開在旁邊。方舟要分上、中、下三層。(創6:15-16)

摩西的會幕分為外院、聖所、至聖所三部分。外院的尺寸為長一百肘、寬五十肘;聖所的至聖所的高度是十肘。

如果我們剖析一下挪亞的方舟,寬度五十肘維持不變;然後把長度三百肘除以三,得到的結果是一百肘;把高度三十肘也除以三,得到的結果是十肘。

由此而來,你可以看到它與在會幕中出現的三大尺寸是相對應的。
換句話說,挪亞方舟的上、中、下三層,就相當於會幕的至聖所、聖所和外院。或者說,最低下的一層,相當於會幕的外院;第二層相當於會幕的聖所;最上邊透光的一層相當於至聖所。

有了這樣的概念,你就會明白方舟所隱藏的奧秘。

4/08

因為再過七天,我要降雨在地上四十晝夜,把我所造的各種活物都從地上除滅。(創7:4)

在大洪水到來之前,神提前七天告訴挪亞,讓他一家八口人及該上方舟的動物都進到裏面。

可以預見,在這七天裏,人照常喫喝嫁娶,什麼反常的事情都沒有發生。這就像當前我們所處的環境一樣,知道大洪水即將到來的挪亞一家忙着進方舟;把主來的日子當賊來一樣的不信之人,則渾然度日。

若照聖經上可以把一天當作一年算的話,那麼,七天也就是七年了。在傳統的解經上,一直都在說主來之前有一段七年的大災難。如果它就是指着這洪水到來之前的“七天”——即七年而言,則你應該看到,其實質就是人落在撒但的迷惑中,白天如同黑夜,什麼東西都看不見。

結果,洪水一到,方舟外的人就被沖走了,這七天——七年,不正是指着目前我們所處的後期而言麼?人天生的本性告訴我們,一碰到什麼天災人禍,逃之夭夭是人類死裏求生的自然反應。有什麼比人落在大災難之中,卻完全被奪去了人類逃難的本能和理性,來得更可怕呢?

4/09

耶和華對挪亞說:“你和你的全家都要進入方舟,因為在這世代中,我見你在我面前是義人。凡潔淨的畜類,你要帶七公七母;不潔淨的畜類,你要帶一公一母;空中的飛鳥也要帶七公七母,可以留種,活在全地上。”(創7:1-3)

進入方舟的,除了挪亞一家八口人之外,還有潔淨的畜類、不潔淨的畜類及飛鳥。在這些動物中,不管是潔淨的,還是不潔淨的,都是一公一母,即成“兩個”的形式進入的;只是,潔淨的畜類及飛鳥還和數字7拉上了關係。

數字8代表復活;數字2代表分別;數字7代表進入神在永恆裏的安息。所以,挪亞方舟裏面的人和動物,乃是代表了所有在主來之日,蒙神保守得以近入主的同在,不至於掉進火湖的人。

然而,你可以看到每個信徒的生命層次都不一樣,所以神以人、潔淨的畜類及飛鳥、不潔淨的畜類加以區別之:進入至聖所的,相當於住在方舟最上層的八個人;進入聖所的,相當於住在方舟第二層,與7連在一起的畜類及飛鳥;進入外院的,相當於住在方舟最低層的不潔淨的畜類。

能夠在外院——方舟最低層落腳的不潔淨的畜類,被神分別出來的原因就在於真心悔改。除此之外,別無其他辦法可以搭上進方舟的最後一班車。

4/10

當挪亞六百歲,二月十七日那一天,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,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。(創7:11)

大洪水是在“挪亞六百歲,二月十七日那一天”來到的。

數字600的數根是(217_362_160),這一個三元循環數根的第一元——217,剛好與“2月17日”吻合,這絕不會是偶然的。

它告訴我們,在挪亞的時代,大洪水照着神的時間表如期來到;那麼,在末期主來的日子,也必將照着神的時間表不快也不慢地準時來到。

然而,當年挪亞的大洪水到來之後,神還保留着現今的地球存留,人也悲哀地仍然落在(217_362_160)的惡性循環中出不來。

但是,這次主再來之日,現有的天地通通要消失,(217_362_160)的惡性循環也將被打破,所有信入主裏面的人,將步入不受時空限制的永恆。為着迎接這天翻地覆之變化的到來,我們還懼怕大洪水的到來嗎?

4/11

七月十七日,方舟停在亞拉臘山上。(創8:4)

挪亞的方舟在水中漂流了150天之後,停在亞拉臘山上。

“7月17日”,這是一個與17連在一起的日子,代表在主裏面得安息。而且,它的前頭還有數字7,說明這種安息與屬天的永恆連在一起。

“亞拉臘山”一名的意思是“聖地、高地、咒詛反轉”,它表明對於身處方舟中的人來說,這是一個全新的日子。

主耶穌在14日被釘十字架,三天之後,也就是在17日這一天復活的。當祂再來的日子,所有在祂身體裏面的肢體,也必將在復活的17裏於“亞拉臘山”——空中與主見面。

4/12

到了二月二十七日,地就都乾了。神對挪亞說:“你和你的妻子、兒子、兒婦都可以出方舟。在你那裏凡有血肉的活物,就是飛鳥、牲畜,和一切爬在地上的昆蟲,都要帶出來,叫他在地上多多滋生,大大興旺。(創8:14-17)

經過一年又10天,挪亞方舟裏的八口人,以及所有潔淨或不潔淨的動物終於出了方舟,進入地上全新的一個開始。

從2月17日洪水開始,到次年的2月27日,照猶太人一年等於360天的算法,正好是370天。

370是數字7的指定數根,與進入神的國度及安息有關。挪亞一家及從方舟裏出來的動物,預表着所有蒙神保守的子民,經過了末期的水火之地的考驗和磨煉,最後終於進入了神的同在之中,在主裏面享安息。

4/13

洪水氾濫在地上四十天,水往上長,把方舟從地上漂起。(創7:17)

凡在地上有血肉的動物,就是飛鳥、牲畜、走獸,和爬在地上的昆蟲,以及所有的人都死了。(創7:21)

大洪水是在2月17日來到的,經過40天在地上的氾濫,就來到了3月27日。

數字27 = 3 x 9,3在這裏代表人的靈魂體;9代表最後的結局。由此而來,我們可以看到,同樣是二十七日,然而挪亞一家2月27出方舟日;而3月27日方舟外所有的人都死了。這兩者間天淵之別的結局完全不一樣。

當主再來的日子進入末期時,我們面對的情形何嘗不是如此。若你看不到進方舟是人唯一的出死入生之路,那麼,當洪水到來,在40天氾濫的日子裏,必死無疑。而且,這死主要並非指肉身之死,而是人復活之後,那些“落水”的人,還要跌進火湖——第二次的死。

4/14

當挪亞六百歲,二月十七日那一天,大淵的泉源都裂開了,天上的窗戶也敞開了。(創7:11)

七月十七日,方舟停在亞拉臘山上。(創8:4)

水又漸消,到十月初一日,山頂都現出來了。(創8:5)

過了四十天,挪亞開了方舟的窗戶,放出一隻烏鴉去。那烏鴉飛來飛去,直到地上的水都乾了。(創8:6-7)

他又等了七天,再把鴿子從方舟放出去。(創8:10)

他又等了七天,放出鴿子去,鴿子就不再回來了。(創8:12)

到挪亞六百零一歲,正月初一日,地上的水都乾了。(創8:13)

到了二月二十七日,地就都乾了。(創8:14)

從以上的經文中你可以看到,從2月17日,大洪水突然而來之日起,直到次年1月27日地都乾了,挪亞一家出方舟為止,這中間經過七個長短不一樣的時段。

這就像《啟示錄》中在末期吹響的七號,倒下七碗一樣,每一號、每一碗之間的間隔可能有長有短,直到第七號吹響,第七碗倒下的時刻,神的整個救贖計畫就完成了。

所以,在整個末期裏,堅持忍耐是必不可少的。要不然,就可能像烏鴉那樣一放出去,就不管地還沒乾,也不想再回方舟了。

“烏鴉”的字源來自“變為昏暗”,那怕是曾經在方舟上呆過,若混雜的本性不改,就很容易被這世界收編爲友。

4/15

神曉諭挪亞和他的兒子說:“我與你們和你們的後裔立約,並與你們這裏的一切活物,就是飛鳥、牲畜、走獸,凡從方舟裏出來的活物立約。”(創9:8-10)

從上面的經文,我們清楚地看到,神不但與人立約,而且,還跟“凡從方舟裏出來的活物立約。”

這說明,這一些與神立約的“活物”,乃是指着生命層次還達不到作“人”,而淪落為“活物”的信徒說的。

實際上,就連作主門徒的,不少人也只不過是成了“潔淨的活物”,住在方舟的第二層——相當於會幕中的聖所罷了。

“活物”們之所以很難上升到有天窗照亮的頂層,進入至聖所,大都是因為把自己看得太高太善了。

倘若不忌諱承認自己是不潔淨的畜類,復活後作一個新造之“人”的機率就高多了。

4/16

我把虹放在雲彩中,這就可作我與地立約的記號了。我便記念我與你們和各樣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約,水就再不氾濫毀壞一切有血肉的物了。(創9:13, 15)

神跟地上一切有血肉之物立約的記號是把“虹放在雲彩中”,故我們常稱之為彩虹之約。

“虹”的字源是從“艱難、彎”而來;“雲”的字源則與“遮蓋”連在一起,所謂“遮蓋”顧名思義是看不見的意思。

因此,我們便看到彩虹之約的實質是屬神的人,一定要經過艱難考驗和磨練,才可能在神的腳前彎下腰來,棄絕舊的生命;同時,這種走十字架道路的艱難、受苦,並不是做給別人看的,而是在其中學會“遮蓋”自己的羞恥。

神之所以與從方舟出來的人和活物立約,是要我們這些活在末後的人,知道唯有經歷末期“大洪水”的艱難,才能真正明白與神立約的意義。

4/17

你要拿各樣食物積蓄起來,好作你和他們的食物。(創6:21)

在挪亞還沒有進方舟之前,神就要他“拿各樣食物積蓄起來”,好作人和動物的食物。

今天,當主再來的日子越來越接近末期的時候,我們也要把各樣的食物給積蓄起來。

只是,這並不是像預防地震一樣,在物質方面所作的積蓄;而是指不斷地學習及加深對真道的認識。

要知道,如果在後期的階段,對真理的認識不清,對前面的方向辨別不明,想在末期中站立得住,是不可能的事。

想一想,挪亞是怎樣明白神的旨意,知道選哪一些活物上方舟的?他不可能像今天一樣,用飛機把遠在千裏之外的“選上之物”運進方舟;而只能把那些靠近他的活物,作為上方舟的首選。

所以,人若想進方舟,就得懇求聖靈的幫助和帶領,先靠近今天神散佈在各地的“挪亞”。當然,活在今天的電腦時代,人在彈指之間就可以在網絡上找到各式各樣的“挪亞”。只是,我們還得學習辨別諸靈,免得上了假先知的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