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禧年、撒旦被釋放捆綁、人類的兩次復活

《末日鑽“實”記(上冊):但以理書和啓示錄探解》

啟示錄第二十章

3/02

“我又看見一位天使從天降下,手裏拿着無底坑的鑰匙和一條大鍊子。他捉住那龍,就是古蛇,又叫魔鬼,也叫撒旦,把牠捆綁一千年。”(啟20:1-2)

這是《啟示錄》中最早出現“一千年”的章節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這“一千年”在原文裏沒有“一”字,而且“千”字是一個復數的形容詞,也就是說,你不要把這“一千年”當成一個不變的可知數,而要把它當成是無法找到答案的未知數。至多,從復數的角度,我們知道它起碼長達兩千年之久。但實際上,我們真的不知道,在神的計劃裏,這“一千年”實際上到底有多長。

另外,在“那龍,就是古蛇,又叫魔鬼,也叫撒旦”這句話裏,墮落天使的四個名字都通通出現了。

照原文字典的解釋,“龍”是指“大蛇”,它的特點是有能力跟人硬碰硬;而蛇的特點則善於欺人惑眾,它最早出現在伊甸園,讓夏娃上當吃禁果,走上了犯罪死亡之路;還有“魔鬼”的字根來自“拋、丟”,與它最後的結局——被扔進火湖連在一起;“撒旦”的意思是“抵擋”,專門與神唱反調,對着干。

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,也可以說“龍”和“蛇”是講其硬、軟間施的不同手段,“撒旦”是指它的性質,“魔鬼”是論到它的結局。

當我們明白了它們之間的大同小異,就知道聖經在不同的場合,用不同的名字稱呼之,是有其特定用意的,並非順手捻來般那樣隨意。

由此而來,當我們看到“那龍,就是古蛇,又叫魔鬼,也叫撒旦”,通通都被捆綁起來了,就知道它們任何軟硬兼施的手段都沒招了。難怪,千禧年會成為一個花香鳥語,世界大同的美好時代。

3/03

“扔在無底坑裏,將無底坑關閉,用印封上,使它不得再迷惑列國。等到那一千年完了,以後必須暫時釋放它。”(啟20:3)

對於這一節聖經的理解,“前千論”和“無千論”得出的結論完全不一樣。若從字面上去理解,顯然“前千論”沒說錯。因為經文確實是講到,那一千年完了,撒旦才被暫時釋放出來迷惑列國;但從“無千論”的角度來看,則把之當成是在主耶穌第二次降臨的前夕發生的事。那麼,我們應該怎麼看才符合聖經的原意呢?

事實上,以上兩派的觀點都可以說是可取的,只是你要明白開鎖不要用錯鑰匙就行了。也就是說,人類有兩次的復活,第一次在主耶穌第二次降臨之時,第二次在千禧年完了之後。無論是哪一次的復活,在人類復活的的前夕,都必定有撒旦被釋放出來迷惑列國的一個“暫時”的時段。我們現在就處在主耶穌降臨的骨節眼上,所以恰好是撒旦被暫時釋放出來迷惑列國的時間。

由此而來,我們就要明白,對於撒旦被暫時釋放出來迷惑列國一事的理解,它可以發生於千禧年即將揭開序幕的前奏,也可以發生在千禧年落幕之時。我們不能離開具體的時間因素下絕對的結論。有了這樣的前提,我們就可以避免因字面上的衝突,帶來理解上的困惑。

實際上,《啟示錄》中有些章節,是要用“無千論”才解得通的。對於習慣於單一思考的人們來說,我們很難接受多層次探討的思路。特別是同一卷書,需要同時從不同的層次去解讀,這確實是過去我們從來沒有想過的事。然而,人若進不了這一道門,《啟示錄》就只能是一卷“封閉”的書。

3/04

“我又看見幾個寶座,也有坐在上面的,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。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,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,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,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牠印記之人的靈魂,他們都復活了,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。這是頭一次的復活。其餘的死人還沒有復活、直等那一千年完了。”(啟20:4-5)

這處聖經,明確指地指出有份於人類第一次復活的人只有三種人,一是坐在幾個寶座上面,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的聖徒;二是給耶穌作見證,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;三是“三不”——不拜獸、不拜獸像、不受獸印的人。

人類的復活一共有兩次,若不能加入第一次復活的行列,那麼,其它的人就只有等到千禧年完了,人類第二次復活到來的時刻。

對於活在主耶穌第二次再來前夕的人來說,未來的去向只有三種選擇:一是有福地加入第一次復活的行列,得到不受時空限制的靈體,永永遠遠地進入與神的同在之中;

二是有幸地過渡到千禧年中,成為神的千年國度的百姓,帶着肉體在地上繼續學習、完成自己的生命功課;

三是在主耶穌從天而降的那一刻或之前,就死去了。這一部份的人,除了一些在主耶穌帶着天上眾軍降臨之時,被扔進火湖之外,其它的人則要等到千禧年完了才能復活。並且,在神的白色大寶座前接受審判,最後以“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,他就被扔在火湖裏”(啟20:15),作為這部分人終極的歸宿。

3/05

“在頭一次復活有分的,有福了,聖潔了;第二次的死在他們身上沒有權柄;他們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,並要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。”(啟20:6)

有福加入人類第一次復活行列的人,不但從此永永遠遠不受第二次死的害,而且,還會成為神和基督的祭司,並與基督一同在千禧年中作王,這是一種何等重大的天上賞賜與福份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這些人作神和基督的祭司,是像主耶穌一樣,照着麥基洗德的等次為祭司的。而麥基洗德“他無父、無母、無族譜、無生之始、無命之終,乃是與神的兒子相似”(來7:3),這與第一次復活之人的情形恰好相配。

同時,這些要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的人,他們從主手裏接過的是“鐵杖”的管轄權柄,用以牧養列國。由此可知,能夠與基督一同作王的人,都是勝過種種名利欲望的試探,及死亡權勢的人。

他們若不是在生之日,就被聖靈審判、調教、改變到能結出聖靈果子的地步,何來的成熟生命得以承受神所賜的權柄?這是所有想跟主耶穌一起作王的人,不得不低頭反思的問題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以上摘自神道出版社出版的一套十本“末日信息叢書”中第二本書《末日鑽“實”記(上):但以理書和啟示錄探解》的部分信息。